易墨

本命刘涛,喜欢安包

恋爱这回事儿

不二:


包先生总说自己年轻,三字打头的年龄从来不能阻挡他做一切看似只能小年轻们做的事儿。
安迪小姐偶尔感慨光阴易逝,青春难驻,但好在遇到了包先生,补齐了她在二十几岁的青春里缺掉的所有有关恋爱的美好。

包先生会带她压马路,不是吃完晚饭回家的时候索性不开车慢慢悠悠地晃悠回去,就是周末兴致上来一起逛逛公园,放松下来的两个人会自觉地放慢平日里快到可以带起风的脚步,紧贴着对方的身体,拖着步子甚是慵懒。包先生的手腕经常为安迪小姐备着,外套的侧兜也总是为她留着,再不然包先生会直接揽过安迪小姐的肩膀搂着她往前走。这样的时候呢,他们约法三章,不聊工作,不谈烦恼,以及不许在步伐上把对方落下,他们聊心情,聊朋友,聊吃吃喝喝,聊玩玩耍耍。是啊,每天不已经有足够的时间去烦心,去拼命,去厮杀了么,又怎么舍得再来给这点偷来的闲暇增负呢。

包先生也会带她去电影院看电影,频率不定,但只要片子不错,包先生总会想法设法乔好两人的时间一起安安心心去看场电影,起初包先生想学学大家买两瓶饮料,捧一大盒爆米花,老老实实为安迪小姐服务,无奈安迪小姐嫌弃影院的爆米花甜到爆炸,腻到惊人,饮料也十分鸡肋,不如不喝,于是后来的每一次,包先生自动从车里拎上两瓶喝惯了的矿泉水,再拎上一袋话梅就足可以喂好安迪小姐。两人都是极为认真的人,观影这件事儿上也不例外,全神贯注的同时,遇上好笑的桥段会大方地笑,然后别过头望望对方,像是在确认两人的笑点是否一致;遇上动人的情节也容易被牵引,或者沉默,或者蹙眉,或者不忍,或者悲伤,包先生通常较为克制也较为内化,可理智如安迪小姐,也还是有忍不住悄悄抹泪的时候,会伸手去抓旁边人的手指,直到温度和触感传到身上才会安稳踏实;当然,少有地遇上穿帮离谱的设置时也会无奈地相视一笑,强忍住心里的差评等到电影散场再痛痛快快地吐槽个够。包先生以前交的女朋友们不爱看电影这样亲民又廉价的活动,安迪小姐以前更是连电影院都没进过几次,但现在这对儿挺好,再高级再昂贵再纷繁,他们可以当家常便饭;再普通再低廉再简单,他们也可以当珍馐佳肴,多好。

包先生喜欢张学友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安迪小姐早就知道。车上放的歌除了她爱听的,几乎全被张学友霸占,随便一首,包先生张口即来,陶醉地一边赞赏自己还不错的歌喉,一边借歌词深情地向安迪小姐表达他的爱意。所以早早地,两人都得到了张学友来上海开巡演的消息,不约而同地打起了算盘。安迪小姐想给一个惊喜,领着包先生去到现场感受偶像的魅力,包先生也想给一个惊喜,带着爱人去到最喜欢歌手的演唱会,一起大声哼唱,不知是件多浪漫的事。安迪小姐找老谭轻易地弄到两张最佳位置的票,包先生同样轻而易举地敲定两个前排的位置,然后安迪小姐一心隐瞒,只等着日子临近,包先生也沉住了气,只等确认她当晚有空就行,除了小小地担心安迪小姐不适应这类高分贝嘈杂的环境外,包先生觉得他理应让安迪小姐感受一番小情侣间的小浪漫,不喜欢大不了下次就不去了呗。最后的最后,多出来的两张票被安迪小姐移交给了小蚯蚓,小蚯蚓念叨着要去内场前排看一场演唱会已经快念破嘴了,正好带着他的小应勤放松放松。过去的安迪小姐铁定不会喜欢这样的场合,太阳穴秒秒钟会被场馆里扑面而来的人声鼎沸给震得发麻,要不是因为包奕凡迷恋张学友那么些年,她是不会如此果断地决定陪他疯狂的。可一场结束,倒也没有想象中糟糕,吼出来,叫出来,感觉人好像是轻了些,被包先生抓起来跟着全场一起挥舞的手臂也好像是让她找回了些青春年少的感觉。安迪小姐这才意识到,以前可能也不是不喜欢,尝都没尝试过何谈喜不喜欢呢,从这个角度讲,她得感谢包先生,现在呢,很多事情她都挺愿意去试试的。

包先生还会带着她去很多很多的地方,当然不再是突然造访,是两人高高兴兴一起游走。去了荷兰看风车,去了德国喝啤酒,去了巴黎喂鸽子,去了威尼斯划小船,去了土耳其坐热气球,去了菲律宾小岛日光浴,去了日本吃拉面。护照上重合的时间地点越来越多,相机里花样的合影数不胜数,都说最快磨合与确认一个爱人的方法是带着对方旅行,言语所道必有反例,奈何他俩早早地便同处一室,同游海岸呢了,之后的足迹,只会情更深,爱更浓,信任更多,眷恋更厚。

包先生知道安迪小姐爱跑车,也爱飙车,但出于安全考虑明令禁止了她不能超速,能慢则慢。为了补偿安迪小姐,包先生为她开发了一项新娱乐—卡丁车。新手安迪成长速度极快,以让包先生刮目相看的速度很快超过了带她入门的包先生。然后两人常常比赛,输了请客,输了做饭,输了打扫卫生,输了… 然后包先生输得次数越来越多,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只不过呢,这回的前浪很可能是自愿的。

所以啊,恋爱这回事儿,十八岁可以粉红满满,八十岁也照样可以神采奕奕,所取决的,不过是怎么样的人和怎么样的爱罢了。

加下QQ,3077244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