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墨

本命刘涛,喜欢安包

Lightsinmyeyes✨:

🎁迟来的1000fo抽奖❗️❗️🎁

🌈鉴于漫长的清货期和集市的事情一直拖拖拖…………😂虽然最近也没有认真拍手帐,(寝室灯光太烂了),但(并没有什么关系)卷了一些我比较喜欢的一些分装和便签抽个幸运鹅祝你五一快乐好好写手帐嘿嘿嘿😁

✨喜欢❤️➕推荐👋🏻➕关注➕评论报数(五一我放假回家抽~邮费我付。

📜打个小广告,图上全部分装和便签也可以以透明福袋形式出一出,128r包U非偏远,如果买了福袋滴朋友到时候被抽中了就退钱hhhhhh

如果没有你

牧羊人:

太久不见🙏
………………

“这么久了,没想到你还是个逃兵。”
“是,逃了三十年了,不多这一回。”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放手?”
“你又凭什么认为你拦得住我?”

四目相对,眼底的暗沉压进窗外阴郁的夜色里,和紧密的空气一起变得浑浊又厚重,也挤走了两人之间最后一丝能用于歇斯底里的力气,声音轻得像是只从鼻腔里氲出来的。

“你走吧,不要有任何负担,也不需要负任何责任,相信我,能过得很好。”安迪郑重其事地吸满了整整一胸腔的空气,再用力地吐出,还是狠下心把包奕凡往外推了,虽然她不知道能否成功,但她总得试,过了今天,她实在不能再任性到自私了。

上午的产检对安迪是当头一棒喝,各项指标愈发呈倒退趋势,胎儿很有可能停止发育,又或者先天畸形,也有小概率为检查误差,健健康康,但也只是小概率。

当然,她还是不会打胎,还是不会放弃,只不过她已经没有当初那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笃定了,在遗传精神病基因这个整日悬而未决的定时炸弹上再绑上多一个炸弹,她不得不承认她胆怯了。这些日子,越来越爱包奕凡,就越来越不忍,不知不觉就将自己摆在他之后,所以她管不了那么多了,她宁愿炸弹只炸她自己,而包奕凡能躲多远就多远吧。

“你要我说多少遍,我不走,你听不明白吗!难道我在你眼里还是这么不值得被信任吗?你还是觉得我担不起你和孩子吗?安迪,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做,我该怎么做。”包奕凡从最初的声嘶力竭到此刻跌坐到沙发上抚头黯然神伤,这中间的冲击绝对不亚于一场高空跳伞。安迪别过头不愿看到如此模样的他,她怕下一秒就彻底心软。

“包子,别逼我,我们都冷静冷静。”安迪打开房门让身请他出去,路过桌子的时候医院的检查单又撞进她眼里,扎得她生疼。她面目表情抱臂站在门边,和沙发上一脸沉郁的包奕凡继续无声地对峙,再不出去,再不消失,她怕她真的就再也绷不住了。

然后包奕凡起身,硕大的身影挡住了地灯的光,一步一挪地往门口走,他早在心中和自己较量千场,他也当然不会放弃,当然不会就此依了她,可他不能让此刻的局面再糟糕下去了,是,他们都需要冷静,他也了解她,他远不敢拿她现在的身体来开玩笑,不继续刺激她是底线,有什么事等她睡一觉醒了再说吧。要一走了之,她最好想都别想。

“我不逼你,我去冷静,你早点睡,别不接我电话就行。”走到安迪身边,包奕凡开口说道。安迪躲不掉他沙哑嗓音里分明多出来的凉意,于是只能低着头努力躲掉他杂乱又脆弱的眼神,只要不和他对视,她就还能保住那仅剩的硬装出来的狠心。她比他更痛,她确信。

关上门的瞬间,整间屋子里所有关于包奕凡的气息一同向安迪扑过来,如同埋于深水中一般,胸腔受压,逼得她喘不过气。她咬紧了嘴唇,走到客厅平静地把刚刚包奕凡情急之下扯掉的领带小心翼翼地收好,然后倒进了沙发上,蜷缩着一声不吭,环抱着自己微凸的肚子,目光失了焦,但泪水却不管不顾地顺着眼角滑落,从身体里带走的不只是那么多的水分和盐分,还有那么多的无助和哀痛,那么多的自责和不舍。

“宝宝,我们一起争气一点好不好?”安迪静静地跟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说,背后角落里的手机屏幕亮了又黑,黑了又亮,那头也是个和她一样心烦意乱,一团乱麻的人啊。

所有所有的好时光,只有在断舍离的那一瞬才最美丽。安迪算是明白了,普吉岛刻意为之的偶然相遇就这么过去了,南通上海的缠绵悱恻难舍难分就这么过去了,半夜里不顾一切的下注拼手气也就这么过去了,争吵也过去了,惊喜也过去了,连任性里藏不住的占有和自私都一并过去了。但所有所有的好时光,都多难得多奢侈啊,就算过去,也绝不能被抹掉,她不行,包奕凡也不行。只是安迪赠与这好时光的,是太多人以为的烂俗剧情,是太多人嗤之以鼻的自以为是,是太多人早就放掉的有所目的的大公无私。可她还是不受控地这么做了,她不怕烂俗,不怕狗血,她知道的,只要真心爱了,就一定会这么做。以前她对于人究竟能为爱作出何种程度的牺牲始终持怀疑态度,但现在她信了,真的信了。

第二天的清晨,浑浑噩噩中醒过来,眼角和脸颊因为泪痕而有干裂的不适,腰间的酸痛清晰地传上神经,爬起来开热水洗澡,换衣服,然后素面朝天,一件宽松的黑色套头毛衣,一条仔裤,一双懒人鞋出了门,她想吃东西了,她不能饿着,她说了要和宝宝一起争争气。

没有开车,出了小区一直走,清晨的街道已经不算安静,车来人往,都在奔波,和往日里她一样。再过个人行道去到街对面就可以去那家经常光顾的早餐店吃上一碗热滚滚的馄饨了,再咬上几个刚出锅的小笼包,足可以填饱空落落的胃了,安迪一边走一边想。

手机在斜跨的小包里震动了起来,安迪几乎是在看到了马路对面站着的人影的同时掏出手机的,没有看来电显示直接接了起来,眼睛望着前方,脸上还是一副心如止水。

“还以为你不会接我电话呢,怎么这么早?”包奕凡站在街对面,红绿灯下边,还是昨晚那身衣服,一夜之间,好些可以称之为沧桑的胡渣住上了脸庞。

“昨晚答应了你会接,就一定会接。睡醒肚子饿了,出来吃东西。”安迪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平静地问什么答什么。

“昨晚在车里坐了一晚上,醒了就到这儿想给你打包带回去,没想到你自己来了。”安迪没听到,但看到了他脸上的微笑。随着包奕凡的微笑,红灯转为了绿灯,车辆停住,人群移动,但安迪还是站在原地,出了神。

“就不麻烦你了,今天不用,以后也不用了。”

“我爱的人,我的孩子,什么麻不麻烦,你可以赶我走,我也有权利不走,我和平反抗,不可以吗?”他还是那个打不死的包奕凡。

“你怎么还是不明白,我不想要你继续去赌了,我们在一起越久,只会越来越离不开,赌注也就越来越大,没想到现在又被告知赢的几率越来越小,你让我怎么选,我不要到那一天残酷的现实逼死了我们之间所有的那些来之不易的美好,我宁愿结束在现在,至少我存了这么多的好记忆。”还剩五十秒,安迪还是没有迈步,包奕凡同样驻足,眼神穿过人来人往,毫无偏差地落到安迪的身上,世界仿佛只剩下他们彼此。

“好啊,终结在现在啊,我来终结。你听好了,我们结婚,就今天,你不是想终结恐惧,终结这场赌博吗,你不是想逃吗,那我们就结婚,我想不出再比这更好更能让你安心的方法了,你说我冲动也好,说我纠缠也罢,我管不了那么多了,谁也拦不了我,昨晚我就已经想好了,送完早餐到家里就直接跟你摊牌,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我就是绑也要把你绑去民政局。

“包奕凡,你能不能别这么幼稚,你凭什么就替我做了决断。”安迪听完包奕凡的话,哽咽着笑了,问他。还剩三十五秒。

“你能不能别这么幼稚,你凭什么就替孩子做了决断,那也是我一半的骨肉,不能你一个人说了算。当初刚知道怀孕的时候,是谁说了不放弃,是谁说了要好好生下来,不就是有可能不发育吗,有可能畸形吗,那医生说还有可能健健康康呢,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畏首畏尾了,什么时候这么容易跟老天认输了,要是真的离开了我,我保证你很快就会连肠子都悔清。”

“你说为什么,还能为什么,为你啊,为你能有个正常幸福的家,正常幸福的生活啊。正因为我比原来更离不开你,才会比原来更想要离开你,你明不明白?”眼泪终于夺眶而出,顺着脸颊流进了安迪的嘴角。还剩十五秒。

“你记住,什么都不能成为企图分开我们的理由,我都不接受,除非某一天你不再爱我。正常,幸福,没有你,我过不了这样的日子,没有我,你也一样过不了这样的日子。嫁给我,让我们心平气和地长相厮守,让我们去创造人世间被认知为的奇迹。该来的也躲不掉,你觉得你躲得掉我吗,”包奕凡伸出了平日里牵她的右手,在熙熙攘攘的人群并不明显,但安迪看得清清楚楚。最后五秒,早已泪流满面的女人用尽了全身力气向着街对面狂奔而去,停在包奕凡面前的时候还有一阵掀起的风,她把手送到了包奕凡的手里,再平常不过。

“还走吗?”包奕凡问。
“不走了,先去吃馄饨,再回家拿证件,然后明政局。”安迪喘着气回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烈的笃定在眼里升腾起来。
“再不许反悔了。”
“绝不。”

谁也别嘲笑她,就随她去吧。她知道她打自己脸了,她心想就算自己翻脸比翻书还快,就算自己混乱冲动,任性妄为,也别管她了,就原谅她吧,她没有她想象中那么独立坚强,但却有那么些非包奕凡不可,从今往后,头破血流还是熠熠生辉就都是她自愿的。她不改了,说什么都不改了。

“老谭,之前让你签的委托书,我想收回了。”领完证的第二天清晨,安迪给老谭去了电话,背后的包奕凡睡得正香。
“遇上什么事儿了?”
“准确讲,是遇上了一个人。让我觉得我可以放心地把自己交给他了,以前的那些东西,要么移交给他,要么直接不要。”安迪站在窗前,抬起手臂把蓄起来的头发扎了个松松的马尾,阳光落到她细细的脚踝上,很是少女。
“包奕凡?”
“当然!”

在那一刻,她只想做个普通人,俗气也不怕。因为没什么比普通人的坚强和勇敢更振奋的情感,没什么比普通人的相爱与守护更动人的故事,也没什么比普通人的仁慈和宽容更温柔的态度。去承受一个普通人承受的,期待一个普通人期待的,珍惜一个普通人珍惜的,用最普通的方式去爱,去恨,去陪伴,去养育,去希望,去失望,去凑齐所有生活原滋原味的底料,然后去熬出他们俩那一锅最平常最幸福的汤。







安包——静待一树花开,盼你叶落归来⑷(试看版)

星辰志:

安包——静待一树花开,盼你叶落归来⑷


她什么时候,


才会醒来,


他,她,


何时才能相见。


 此时的包奕凡正守在病床前,紧紧地握住安迪的手,双眸微微泛着红。


 


一切都要从最初说起。


包奕凡确实是在来上海的路上发生了交通事故,事故责任判定是大货车超载。司机被货车装载的钢筋卡在了驾驶室,相较而言,包奕凡是幸运的,他只是在猛烈的撞击之后,头部出血,左手手骨骨折。而安迪最近在忙一个项目,所以每天基本都在凌晨一、二点睡觉,白天一直在公司开会,怀孕后的安迪似乎特别容易感到累。安迪一场会议开下来站了快3个小时。之后,谭宗明来找她,告诉她


“安迪,小包总在来上海的路上发生了交通事故,情况不是太好,你要,有一个心理准备。”


“包子,他……”安迪还未说完眼前一黑。


多年之后,包奕凡再回忆起这段往事,仍心有余悸。


当时的他,在车上闭目养神,准备晚上到2201给她心爱的女孩一个惊喜。车在路上晃动,再睁开眼睛,血已模糊了左眼里,艰难的解开安全带,爬出车外.....坐在高速公路边等着120的到来,头上的血还在流,包奕凡顾不上擦拭,先用右手给安迪发了一条短信:遇见你是我一生的幸运。左手触碰东西所传来的痛感,让他不禁倒吸了一口气。包奕凡艰难的脱下了外套,用右手捂住头。半个小时之后,警察和120都赶到了。我被抬上了车,这段路上我感觉我可能在也看不见他了,浑身发冷,头晕 ,心似乎要出来了。随车的医生不停地喊我,让我不要睡去。等到了上海的医院,我被推进去做了CT,从CT室出来之后,我看到了赶来的老谭时,想问他安迪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他看着我说了句“你一定要好好的,她们在等你。”


后面包奕凡也记不清了,当时他只想活下去,照顾好安迪,和他们的小生命。


终于,包奕凡在头部缝了6针后,重获了新生。


当包奕凡醒来之后,已是第二天,病房里只有他一人。


(包奕凡住在骨科病房)


“包总,你醒了”来查房的赵医生说道。


包奕凡想起身问安迪,


“你先别慌动,你还没好”赵医生说道。“刚刚谭总说,你要是醒了,让我告诉你,安迪这边有他照顾着,你先安心养伤。”


“安迪,怎么了?”包奕凡问道。


“不知道,谭总也没细说。你这边有事随时按铃叫我。”


包奕凡怎么着都觉得不对劲,打了个电话给曲筱绡。


“曲妖精,你知道安迪怎么了吗?”


“不对啊,安迪不应该在医院陪你吗?”曲筱绡说道。包奕凡的第一反应,不好,安迪出事了。


包奕凡拔掉了手上的针头,下床,扶着墙壁走到了妇产科,一间一间的寻找,终于,他看到了她的女孩,


此时,正安静地躺在病床上。


谭宗明坐在一边看着安迪


“老谭,安迪她”包奕凡站在病房门口说着“她,怎么了”


“过度劳累,低血糖再加上怀孕后的营养不良,晕倒了,然后可能是因为倒地的时候头部碰到了地,所以现在还没有醒。”


“老谭,谢谢你,我来陪她吧。”


包奕凡用右手紧紧握住安迪的手。


“安迪,不是说好的吗?我不在的日子,要好好照顾自己”


“小傻瓜,快点醒过来,知不知道这样我会心疼的。”


包奕凡对着安迪说了许多,


 


有第一次遇见安迪,


与安迪寒暄被拒,


追着递名片被拒,


曾对谭总说过一句


“有点意思”


 


有他带着她去领证


她说了很多,


意思就是


她不好,


会拖累自己。


其实我想对你说


就是因为你不好,


才要留在你身边,


给你幸福。


安迪,


别睡了,


说好的,要听我


把故事讲完的,


醒醒,


好吗?


 


有和安迪的第一次出行——普吉岛之旅


在那儿,他知道了


她是一个孤儿,


在那儿,他看到了,


她的单纯,


在那儿,他(她)遇见了


他(她)的幸运。


 


有第一次和安迪吃饭,


他才知道她


不会点餐,


其实,他想告诉她


如果她愿意,


他可以帮她点一辈子。


 


有第一次带着她


到自己的秘密基地,


那片让他心安的地方。


后来,


他发现,


有她在的地方,


他都心安。


 


有参加婚礼之后,


你想将我推开,


理由很简单,


可是,推开我


谁来保护你,


我不会放弃爱的勇气,


我不会怀疑你的真心,


因为,我在这个偌大的世界里,


这么长的时间中,


终于


找到了


一个人,


想让我保护,


想让我去温柔对待 。


 


 


 


 


 


 


 此篇为试看版,看过之后如有什么疑问,欢迎评论,之后修改。


未完待续……
(1)(2(3)是安迪的梦。

恋爱这回事儿

不二:


包先生总说自己年轻,三字打头的年龄从来不能阻挡他做一切看似只能小年轻们做的事儿。
安迪小姐偶尔感慨光阴易逝,青春难驻,但好在遇到了包先生,补齐了她在二十几岁的青春里缺掉的所有有关恋爱的美好。

包先生会带她压马路,不是吃完晚饭回家的时候索性不开车慢慢悠悠地晃悠回去,就是周末兴致上来一起逛逛公园,放松下来的两个人会自觉地放慢平日里快到可以带起风的脚步,紧贴着对方的身体,拖着步子甚是慵懒。包先生的手腕经常为安迪小姐备着,外套的侧兜也总是为她留着,再不然包先生会直接揽过安迪小姐的肩膀搂着她往前走。这样的时候呢,他们约法三章,不聊工作,不谈烦恼,以及不许在步伐上把对方落下,他们聊心情,聊朋友,聊吃吃喝喝,聊玩玩耍耍。是啊,每天不已经有足够的时间去烦心,去拼命,去厮杀了么,又怎么舍得再来给这点偷来的闲暇增负呢。

包先生也会带她去电影院看电影,频率不定,但只要片子不错,包先生总会想法设法乔好两人的时间一起安安心心去看场电影,起初包先生想学学大家买两瓶饮料,捧一大盒爆米花,老老实实为安迪小姐服务,无奈安迪小姐嫌弃影院的爆米花甜到爆炸,腻到惊人,饮料也十分鸡肋,不如不喝,于是后来的每一次,包先生自动从车里拎上两瓶喝惯了的矿泉水,再拎上一袋话梅就足可以喂好安迪小姐。两人都是极为认真的人,观影这件事儿上也不例外,全神贯注的同时,遇上好笑的桥段会大方地笑,然后别过头望望对方,像是在确认两人的笑点是否一致;遇上动人的情节也容易被牵引,或者沉默,或者蹙眉,或者不忍,或者悲伤,包先生通常较为克制也较为内化,可理智如安迪小姐,也还是有忍不住悄悄抹泪的时候,会伸手去抓旁边人的手指,直到温度和触感传到身上才会安稳踏实;当然,少有地遇上穿帮离谱的设置时也会无奈地相视一笑,强忍住心里的差评等到电影散场再痛痛快快地吐槽个够。包先生以前交的女朋友们不爱看电影这样亲民又廉价的活动,安迪小姐以前更是连电影院都没进过几次,但现在这对儿挺好,再高级再昂贵再纷繁,他们可以当家常便饭;再普通再低廉再简单,他们也可以当珍馐佳肴,多好。

包先生喜欢张学友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安迪小姐早就知道。车上放的歌除了她爱听的,几乎全被张学友霸占,随便一首,包先生张口即来,陶醉地一边赞赏自己还不错的歌喉,一边借歌词深情地向安迪小姐表达他的爱意。所以早早地,两人都得到了张学友来上海开巡演的消息,不约而同地打起了算盘。安迪小姐想给一个惊喜,领着包先生去到现场感受偶像的魅力,包先生也想给一个惊喜,带着爱人去到最喜欢歌手的演唱会,一起大声哼唱,不知是件多浪漫的事。安迪小姐找老谭轻易地弄到两张最佳位置的票,包先生同样轻而易举地敲定两个前排的位置,然后安迪小姐一心隐瞒,只等着日子临近,包先生也沉住了气,只等确认她当晚有空就行,除了小小地担心安迪小姐不适应这类高分贝嘈杂的环境外,包先生觉得他理应让安迪小姐感受一番小情侣间的小浪漫,不喜欢大不了下次就不去了呗。最后的最后,多出来的两张票被安迪小姐移交给了小蚯蚓,小蚯蚓念叨着要去内场前排看一场演唱会已经快念破嘴了,正好带着他的小应勤放松放松。过去的安迪小姐铁定不会喜欢这样的场合,太阳穴秒秒钟会被场馆里扑面而来的人声鼎沸给震得发麻,要不是因为包奕凡迷恋张学友那么些年,她是不会如此果断地决定陪他疯狂的。可一场结束,倒也没有想象中糟糕,吼出来,叫出来,感觉人好像是轻了些,被包先生抓起来跟着全场一起挥舞的手臂也好像是让她找回了些青春年少的感觉。安迪小姐这才意识到,以前可能也不是不喜欢,尝都没尝试过何谈喜不喜欢呢,从这个角度讲,她得感谢包先生,现在呢,很多事情她都挺愿意去试试的。

包先生还会带着她去很多很多的地方,当然不再是突然造访,是两人高高兴兴一起游走。去了荷兰看风车,去了德国喝啤酒,去了巴黎喂鸽子,去了威尼斯划小船,去了土耳其坐热气球,去了菲律宾小岛日光浴,去了日本吃拉面。护照上重合的时间地点越来越多,相机里花样的合影数不胜数,都说最快磨合与确认一个爱人的方法是带着对方旅行,言语所道必有反例,奈何他俩早早地便同处一室,同游海岸呢了,之后的足迹,只会情更深,爱更浓,信任更多,眷恋更厚。

包先生知道安迪小姐爱跑车,也爱飙车,但出于安全考虑明令禁止了她不能超速,能慢则慢。为了补偿安迪小姐,包先生为她开发了一项新娱乐—卡丁车。新手安迪成长速度极快,以让包先生刮目相看的速度很快超过了带她入门的包先生。然后两人常常比赛,输了请客,输了做饭,输了打扫卫生,输了… 然后包先生输得次数越来越多,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只不过呢,这回的前浪很可能是自愿的。

所以啊,恋爱这回事儿,十八岁可以粉红满满,八十岁也照样可以神采奕奕,所取决的,不过是怎么样的人和怎么样的爱罢了。

加下QQ,3077244134!!!!!!!!!!